当前位置:丰库门户网站 > 娱乐 > 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变身“客厅”,首个馆藏展从“库房”讲起

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变身“客厅”,首个馆藏展从“库房”讲起

作者:匿名 时间:2019-11-12 18:48:46 人气:1875

9月20日至3月8日,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以下简称“psa”)举办了首届作品展——“宾客的到来”。博物馆变成了一个巨大的“客厅”,收藏了60多件psa作品。展览中收藏的“动态”将幕后的收藏仓库推到前台,使观众能够从收藏护理、修复、运输、研究等角度接近艺术。感受展示之外的另一种工作状态。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馆长龚燕告诉澎湃新闻,他之所以想专注于一个收藏展,也是因为他希望对七年来在这个共建过程中做出贡献的艺术家给予应有的反馈。

展览“宾客的到来”是psa的第一个收藏展,展出了自7年前开幕以来来自140多个收藏的60多件作品。参与的艺术家包括约瑟夫·博伊斯、蔡国强、大同·张达、黄永芳、李山、罗马歌手、超级巨星、沈媛等。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展览部主任向平(Xiang Ping)告诉澎湃新闻,“客人的到来”意味着不同艺术家的作品来到博物馆后成为主要人物,从而将整个展览连接起来。

展览场地

展览场地

开幕当天早上,由于一些技术问题,展览中的一些视频没有播放。在一些工作之前,工作人员正在完成最后的准备工作。这种“临时”状态似乎恰恰显示了本次展览的主题:作为一个收藏展,“客人的到来”并不是为了展示收藏,而是为了让观众了解收藏的过程。“我们希望人们看到整个收藏工作的痕迹,”平调说。

展览现场的“开放式仓库”

展览现场的“开放式仓库”

当你乘自动扶梯到二楼时,你首先看到的是一座大“木屋”。这是一个模仿psa收集仓库的“开放式仓库”。与通常的展示空间不同,展品被放置在一个存放的环境中。Rheim alkadhi的形象“午夜出租车”被直接投射到一块板上。图像中最初拥有的“隐私”被仓库般的环境冲淡了,并混合了新的含义。一些木箱上标有“小心存放”的字样,关于收藏品的信息清单钉在箱子外面。列表中列出了约瑟夫·博伊斯(joseph beuys)的黑板画系列的信息,该系列于2012年第九届上海双年展上亮相,后来被博伊斯基金会捐赠给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向平调在接受采访时说,展览上的大多数外国艺术家的收藏品都受益于上一届上海双年展,“有些是双年展委托的作品,有些是展览结束后的相关捐赠。”中国艺术家的收藏品也来自psa之前举办的一系列展览。馆长龚燕告诉澎湃新闻:“我们同时收集,所以每件作品都与展览密切相关。”。

申渊的“磷火”

超光速的猪,时间和空间

与收藏量大的博物馆相比,psa更注重作品的平行收藏和展示。“我们不希望收藏品藏在仓库里。我们希望他们经常出来见人,”龚燕说。另一方面,由于展示空间宽敞,psa能够展示一些大型作品或根据空间专门制作的作品。在“客人的到来”展览现场,汹涌的新闻看到了艺术家沈媛的作品《野火》:一把大木梳上覆盖着铁丝,仿佛是纠结的头发。女性隐藏的敏感和焦虑在工作中被放大了无数倍,占据了广阔的空间。艺术团体superflex的“猪,时间和空间”占据了二楼的一个房间。地板上的垫子形成一个圆圈,平躺在垫子上,刚好及时看到天花板圆形屏幕上播放的视频:一个中国人和一个带丹麦口音的叙述者交替讲述关于移民和身份的故事。杨福东的作品《是的,唯一的路》出现在去年的上海双年展上。当时,一群学生在psa巨大的楼梯空间表演。在这次展览中,作品的影像记录出现在楼梯的尽头,空间与作品形成了有趣的呼应。

杨福东的“唯一道路”

以下是澎湃新闻与龚燕和湘平调之间的对话:

澎湃新闻:你如何理解展览的标题“客人的到来”?

向调平:首先,我们想从哲学中主客体关系的角度出发。后来,我们认为在美术馆里,从社会学的角度来讲“主体与客体”,即主人与客人的关系,会更合适。首先,艺术家和作品是作为“客人”被邀请到博物馆的,但是一旦他们来到我们这里,艺术家和作品实际上就成为了我们展厅中的主要人物,而此时我们的角色已经发生了变化。其次,我们的观众是我们的客人,但他们也是作为纳税人进入博物馆的,所以他们已经从客人变成了主人。此外,“客人的到来”提醒人们新事物的到来,所以我们也想用它作为艺术创作的隐喻。

李善的翻译错误

澎湃新闻:参加本次展览的艺术家有不同的风格和背景。作为一个展览,它们如何连接在一起?

向平调:我们目前的作品大约有140件。对于一个收藏品展览,基于这样一个有限的条件,我们认为从“仓库”开始,就好像整个展览上的展品和收藏品都来自仓库一样。因此,我们在平台上建造了一个“开放式仓库”,其中包含用于运输等的箱子,以创建收集工作的痕迹,而其他工作扩展了仓库空间,从而形成了空间上的逻辑关系。

澎湃新闻:psa之前举办过许多艺术家个人作品展。你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举办一个收藏团体展览?

龚燕:事实上,我们的收藏和博物馆的名字不太匹配。它更像一个展厅。在过去的七年里,我们的募捐步伐非常艰难:我们没有专项资金,而是通过微薄的门票收入和社会集资。面对如此客观的困难,我们习惯于与他们对抗。像之前的中国当代艺术系列收藏展一样,在某种程度上也是一种收藏策略。通过对艺术家的彻底梳理和帮助他们做研究,我们与他们建立了良好的关系,然后进一步收集他们。我之所以想专注于一个收藏展,也是因为我想给那些在过去七年里为这种合作建设过程做出贡献的艺术家们适当的反馈。

蔡国强的“九波”

另一方面,我们的博物馆原来是一座工厂大楼。它只是一个外壳和一个空间。它没有自己的记忆。对于所有美术馆来说,他们的记忆是由作品、观众和艺术家建立的。因此,作品、艺术家和观众实际上是这座建筑大脑中的海马体。我们将进行这样的收集和展示,并将海马的重量植入身体,这样它就不会是一个冰冷的身体,而是一个与我们一起获得动力的空间。事实上,我们展出的每件作品都与展览有关。我们收藏的方法或焦点可能与其他美术馆有些不同。我们谈论的不是从市场中选择或根据清单收集,而是跟随我们自己的展览。展览中最重要的是它背后的研究过程,所以你看到的每一件作品都承载着研究,我们和艺术家之间的深刻交流,以及观众对它的记忆。

黄永冲个人展的展示模式

胡明杰的文学“向上”

澎湃新闻:以后有没有计划建立一个永久的收藏陈列室?

龚燕:有这样一个计划。空间假设在我们的五楼。我希望它能在两三年内实现。

澎湃新闻:你的收藏标准是什么?

龚燕:首先,作为上海当地的艺术博物馆,我们非常希望强调上海的重要性。上海的历史被中国艺术史低估和忽略了。当然,我们不想太过地域性,但我们会从收藏的角度来关注这方面。从上海的重要艺术家开始。其次,我们关注那些在中国当代艺术发展中非常独特的人和那些远离市场的人。也有一些年轻艺术家打破了国际当代艺术的规则。这一次我们也可以从内部看到许多。此外,我们还重视女性艺术家作品的收藏。

目前,大多数收藏策略都是以市场为基础的,市场价格几乎成了唯一的标准。我们的收藏是为了修复艺术本身。我们并不关注市场最喜欢哪个艺术家的作品,但我们想知道这个艺术家的哪些艺术作品是历史学家认为最有价值的,还是艺术家自己。除了所有对他的“绑架”,我们认为哪一个最能代表他,是他投入最多思想和努力的地方。

白色,柏林,挂毯

展览场地

河北快三开奖结果 沙巴体育 秒速赛车下注 快三彩票

本月推荐

精选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