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丰库门户网站 > 综合 > 陈志娟:加强证券领域“行刑衔接”

陈志娟:加强证券领域“行刑衔接”

作者:匿名 时间:2019-11-13 11:48:12 人气:2933

资料来源:《经济日报》

目前,中国高度重视加快证券法和刑法修改的相关工作,大力增加资本市场的司法供给,推动相关各方加快法律法规修改进程,建立集体诉讼制度,引入相关司法解释,完善民事损害赔偿责任制度,大幅增加违法违规成本。其中,加强证券领域行政执法与刑事司法的联系是一个重要环节。

证券犯罪的“执行趋同”问题凸显

“执行趋同”是指“两法趋同”,是“行政执法与刑事司法趋同”的缩写。其目的是防止以惩罚代替惩罚、有罪不罚和降职的现象,并迅速将行政执法中调查和处理的涉嫌刑事案件移交司法机关。证券行政执法与刑事司法趋同的前提是,证券犯罪作为一种法定犯罪,具有行政法和刑法的双重违法性,这就要求证券犯罪的构成应以违反证券法对这一行为的禁止性规定为依据。证券犯罪的双重违法性决定了其责任和处罚的双重性质,这可能导致证券行政执法与刑事司法的趋同。

目前,行政执法与刑事司法的脱节问题在我国的实践中日益突出,“不管是什么情况,处罚代替处罚”已经成为证券行政执法领域最突出的问题。

例如,证券监管领域存在着“以罚代刑”的现象。2013年,中国证监会对涉及内幕交易违规的“光大证券”事件共处以5.23亿元的没收和罚款。当时,有许多质疑的声音,如“如此巨额的罚款是否涉嫌犯罪,应移交司法机关追究刑事责任”。

证券行政处罚与刑事处罚趋同的原因是复杂的。一方面,证券法与刑法在立法层面存在一定的立法空白。首先,违法行为与犯罪行为之间缺乏对应关系,行政责任与刑事指控制度之间缺乏衔接。二是违法行为和犯罪行为认定标准的模糊性。从相关法律规定的表述来看,由于表述不一致,在实践中也很难判断某一违法行为是否涉嫌构成犯罪。第三,随着我国资本市场的快速发展,证券期货市场上不断出现新的违法行为,但监管没有法律依据。

另一方面,在司法层面,主要原因在于处罚的种类和标准存在较大差异,证明标准存在较大差异,以及对案件移送标准的把握较差。首先,有不同类型的证券处罚。行政处罚措施主要包括申斥处罚、财产处罚和资格处罚。刑事处罚主要包括监禁处罚和罚款。因此,趋同问题主要存在于财产刑中。例如,行政处罚的罚款上限为300万元,而刑事处罚的罚款上限仅为50万元。这种差异很容易导致“以刑代刑”的适用。第二,在刑事、行政和民事三大证明标准中,刑事证明标准最高,必须达到“排除合理怀疑”的水平,而行政证明标准则低得多,是一个极有可能的标准,即只需达到“明确、令人信服”的水平。这种证明标准的巨大差异造成了许多负面影响,即一些证券违法案件符合行政证明标准,但很难达到刑事证明标准,最后只有监管机构才能实施行政处罚。

解决“执行趋同”问题的对策与建议

重点是立法和司法层面。

在立法层面,在修订证券法的同时,迫切需要从顶层设计共同修订刑法,形成布局有序、内部关系密切、侧重点不同的法律框架,实现对资本市场的统一有效监管。一是通过修改刑法,完善证券犯罪构成,按照罪责刑相适应的原则,将新的严重证券违法行为纳入刑事犯罪。例如,《证券法》修订草案对资本市场和上市公司经营的要求作出了新的规定。还应及时修订刑法,以确保相关犯罪行为得到监管。二是完善处罚制度,加大处罚力度。我们会考虑提高刑罚的量刑水平,增加更严厉的资格刑罚,并在《证券法》修正案大幅增加刑罚的基础上,相应提高监禁期限的上限和罚款额的标准,以增加犯罪成本和刑罚的阻吓力。第三,在刑法难以及时修改的情况下,可以通过引入相关司法解释予以补充。四是完善证券法的相关规范。为了更好地贯彻刑法谦抑性和万不得已的原则,证券法应当对证券领域没有直接对应的一般违法行为的情况及时作出补充规定,其中一些已经包括在修订草案中。五是进一步完善和优化《证券法》第二百三十一条,“违反本法规定,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探索构建“独立分散的立法途径”,即在行政法上建立独立收费、法定处罚的刑法标准。

在司法层面,加强证券行政执法与司法机关的衔接机制。2014年10月,中共十八届四中全会《关于全面推进法治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明确提出“完善行政执法与刑事司法衔接机制,完善案件移送标准和程序,建立行政执法机关、公安机关、检察机关和司法机关的信息共享、案件通报和案件移送制度, 坚决克服不变案件、疑难案件移送、以刑代刑的现象,实现行政处罚与刑事处罚的无缝衔接”。 显然,行政执法与刑事司法之间的联系在实践中有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并已从国家战略层面得到促进。

完善行政执法与刑事司法衔接机制的具体对策如下:一是建议证券领域相关部门借鉴2019年新颁布的《安全生产行政执法与刑事司法衔接工作办法》,探索建立和完善证券领域行政执法与刑事司法的衔接机制。第二,证券行政执法机构必须加大执法力度,坚决将犯罪嫌疑人移送司法机关。同时,引入刑事司法力量参与执法监督,例如,可以咨询公安机关提前介入证据的专业收集和整理,这不仅有利于证据的专业收集和整理,而且可以有效解决“两法融合”中的证据执行转型问题。三是进一步完善执法衔接信息共享平台,加强行政执法与刑事司法机关的网上衔接、信息共享、动态跟踪和联动执法,提高证券市场监管效率。同时,要加强“联席会议制度”、“培训交流机制”、“案例咨询制度”等具体衔接操作系统。四是探索建立和完善证券违法行为行政处罚、刑事处罚和民事赔偿三位一体的法律责任追究制度,切实提高资本市场违法行为的成本。值得强调的是,在实际工作中,“三位一体”的主要障碍是“一事不再理”原则,但这一原则只能适用于同一法律体系,而“三位一体”属于三种不同的处罚类型,并不违反“一事不再理”原则。同时,我们也可以尝试建立具有中国特色的证券集体诉讼制度和有效的受害投资者赔偿制度。大力推进资本市场法治宣传教育,加强证券领域违法犯罪行为的综合防范,逐步实现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的有机统一,有效打击证券违法犯罪行为。

(资料来源:《经济日报》作者:北京师范大学陈智娟)

彩票江苏快三 极速飞艇下注 快三彩票

本月推荐

相关文章

精选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