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丰库门户网站 > 娱乐 > 爱博国际娱乐开户_杨天石:“九一八”事变后,蒋介石为什么宁愿选择下野也不下决心抗战?

爱博国际娱乐开户_杨天石:“九一八”事变后,蒋介石为什么宁愿选择下野也不下决心抗战?

作者:匿名 时间:2020-01-10 18:42:43 人气:498

爱博国际娱乐开户_杨天石:“九一八”事变后,蒋介石为什么宁愿选择下野也不下决心抗战?

爱博国际娱乐开户,“九一八”事变后,日本帝国主义迅速占领东北全境,蒋介石的对日政策受到普遍责难。同年12月15日,蒋介石被迫第二次下野。这是蒋介石一生中极为困难的时期。蒋介石其实极其痛恨日本的侵略,但是他为什么宁愿选择下野,也下不了抗战的决心呢?蒋介石怎么也没料到,他选择暂时下野会导致国民政府最后的败退的命运,这不得不说是时也,命也。

“九一八”事变发生时,蒋介石正乘舰自南京赴江西“剿共”。他迅速感到了事变的严重性。21日,蒋介石回到南京,确定了“团结内部,统一中国,抵御倭寇,注重外交,唤醒国民,还我东北”的方针。这一方针成为蒋介石调整国内外政策的起点。22日,南京市国民党员举行抗日救国大会,蒋介石在会上发表演说,声称“国存与存,国亡与亡”。同日,国际联盟决议中日两国停止战事行动,双方军队退回原防,听候联盟派员调查裁判,蒋介石认为这是外交的转机,也是对内统一的好机会。

蒋介石依赖国联,寄希望于“国际仲裁”,但是,日本帝国主义却不把国联放在眼里。24日,日本政府复函国联,蛮横地拒绝调查,声称“满洲事件”不容国联及第三国置喙,主张中日直接交涉,国联态度因之软化,转而赞成日本主张。25日,蒋介石获悉有关讯息后,曾有主战的念头。当日日记云:“如果直接交涉或地方交涉,则必无良果。我不能任其鸱张,决与之死战,以定最后之存亡。与其不战而亡,不如战而亡,以存我中华民族之人格。”他准备将首都迁到西北,同时集中主力于陇海路。

蒋介石早年即具有民族主义思想,同情五四和五卅爱国运动。“九一八”时期,痛愤于日本侵略,有准备北上抗日的打算,这是他后来之所以能坚持长期抗战的思想原因。但是,在很长时期内,蒋介石又怯于和日本作战。10月7日日记云:“国民固有之勇气、之决心,早已丧失,徒凭一时之奋兴,不惟于国无益,而且徒速其亡,故无可恃也。而所恃者,惟在我一己之良心与人格,以及革命之精神与主义而已。”由于日本肆无忌惮的侵略,中国人民中出现了爱国救亡的热潮,但是,这在蒋介石看来,却只是“一时之奋兴”,“不惟于国无益,而且徒速其亡”。

蒋介石靠什么呢?“惟在我一己之精神与力量”。当然,蒋介石不会认为他个人可以打赢日本,因此,他必然是悲观论者。日记云:“成败利钝,自不能顾,惟有牺牲一己,表示国家之人格与发扬民族之精神,不能不与倭寇决一死战。明知战无幸胜,但国家至此,亦无可再弱,决不至比诸现在再恶也。”11月24日日记又云:“余不下野,则必北进与倭寇决战。虽无战胜之理,然留民族人格与革命精神于历史,以期引起太平洋之战争,而谋国家之复兴。”

蒋介石爱惜“民族人格”,准备与倭寇决一死战,并预留遗嘱,其抗战决心可以说是壮烈的,但又是虚弱无力的。

这一时期,蒋介石的主要努力仍然放在外交上。当时,日本政府为了掩饰其侵略行为,欺骗国际舆论,拟订了一份所谓《中日和平基本大纲》,表面上声称“尊重中国领土之完整”,同时则赤裸裸地要求“尊重在满洲之日本既成条约”。10月15日,蒋介石决定坚决拒绝日方的这一大纲,他和戴季陶及外交委员会商量之后,决定另提《东亚和平基本大纲》以为对抗。《大纲》明确说明东三省是中国领土,但实行“门户开放,机会均等”政策,“共同开发经济”,企图利用矛盾,吸引列强反对日本 2 。17日,蒋介石与各国公使谈话,表示对日抵抗,不签丧辱条约之决心。19日,再见各国公使,嘱其电告出席日内瓦国联会议的本国代表及其政府:如国联失败,则东方与中国之前途不可预料,望其切实注意。

国联会议几经曲折。10月23日,法国外长白里安向国联理事会提出解决满洲问题决议草案,限日军在1月16日以前完全撤兵。24日表决,13票赞成,仅日本1票反对。中国在外交上打了一个胜仗,日本代表芳泽对新闻记者称:“今日为余有生以来最痛苦之一日。”3 25日,蒋介石日记云:“国际联合会决议,倭寇虽未承认,但公理与正义已表显于世界。白理安之才能究为可佩,以决议方式甚为得体也。”

通过国联,进行外交斗争,广泛团结世界上一切反战国家,在道义和舆论上最大限度地孤立日本,蒋介石的这一策略并非没有可取之处,但是,国联的决议并不能约束日本,对侵略者,必须还之以反侵略战争,才能制止凶焰,维护民族利益和世界和平。

“九一八”事变后,蒋介石曾称:“事在自强,而不在人助。”但是,他还是过分相信并依赖了国联。

另一方面,蒋介石面临国内宁粤两个政权分庭抗礼的局面。1931年2月底,蒋介石软禁胡汉民。5月,汪精卫、孙科、邹鲁、陈济棠、李宗仁等在广州成立国民政府,形成宁粤两个政权。“九一八”事变后,蒋介石意识到这种分裂的局面必须迅速结束。9月20日日记云:

日本侵略东北,已成事实,无法补救。如我国内能从此团结,未始非转祸为福之机也。故内部先当力谋统一。

22日,戴季陶即受蒋之命,前往汤山,劝胡汉民重新视事。23日,蒋介石又派蔡元培、张继、陈铭枢到香港与汪精卫、李宗仁、孙科等会谈,但是粤方却要求蒋介石下野,蒋介石极为恼火。

11月2日,蒋介石发表演讲,声称:只要团结能早日实现,任何委屈痛苦,都能忍受。此后,蒋介石一让再让。3日,蒋介石召开干部会议,决定与粤方“无条件合开”国民党第四次全国代表大会,解决党内争端。

11月12日,南京方面以“团结内部,抵御外侮”为主题,先行召开国民党第四次全国代表大会。17日,蒋介石决定统兵北上抗日,以此表示“对内退让,又欲使本党挽救对民众之信仰,非使代表放弃选举竞争,诚意与粤方合作不可”。当日,蒋介石派陈铭枢赴上海邀请汪精卫来京主持会议。11月19日,蒋介石召集中央干部会议,决定全部接受粤方所拟中执、中监委员136人名单,蒋介石的这一意见为四全大会第五次会议通过。21日,会议通过“追认恢复党籍案”,承认在不同时期开除的李宗仁、李济深、白崇禧、冯玉祥、顾孟余、汪精卫、阎锡山等314人的党籍。蒋介石作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风格的发言。他说:“以前党员之叛变,使党国益陷于艰危,皆非为中央与政府,而独为中正一人之故。故从前一切错误,皆由余一人任之。”22日,会议闭幕,蒋介石自觉度过了对内的一个“难关”,日记云:“增加奋斗勇气不少,令人发生对党国无穷之希望也。”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蒋介石与粤方矛盾已深,缓和与化解都需要时间,蒋介石11月22日的日记显然过于乐观了。

在内外交迫的情况下,蒋介石不得不考虑自己的进退问题。

本来蒋介石想通过召开“国民大会”,是以民主的办法解决矛盾;“改为军事时期”,“听命余一人”,是以独裁的办法解决矛盾。然而这两点当时都不可能做到,蒋介石想来想去,只有下野了。12月22日,蒋介石不顾出任监察院长的许诺,乘机离宁。

蒋介石返里后,曾进行反思,12月24日日记云:今次革命失败,是由于余不能自主。始误于老者,对俄对左,皆不能贯彻本人主张,一意迁就,以误大局;再误于本党之历史,容纳胡汉民、孙科,一意迁就,乃至于不可收拾;而本人无干部、无组织、无侦探,以致外交派唐绍仪、陈友仁、伍朝枢、孙科勾结倭寇以卖国,而先事未能察觉。陈济棠勾结左桂各派,古应芬利用陈逆,皆未能预为防制,乃遂陷于内外夹攻之环境,此皆无人扶翼之所致也。

“老者”,应指孙中山。蒋介石这一则日记批评了包括孙中山在内的许多人,而且将“革命失败”的原因归结为“余不能自主”,这是一句反映蒋介石个人思想的高度性格化的语言,不过,这并不是他“失败”的真正原因。前文曾谈到,“九一八”事变后,蒋介石有开始调整国内外政策的动向。这一则日记说明,他的思想认识还远远落后于现实。真正将国内外政策转轨到对日抗战上来,还是几年以后的事。

本文摘自杨天石著《蒋氏秘档与蒋介石真相》一书。

书名:蒋氏秘档与蒋介石真相

作者:杨天石 著

出版社:重庆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9年6月

定价69.80元

分类:历史

本月推荐

精选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