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丰库门户网站 > 社会 > 儿子缅甸遭遇意外,母亲捐献儿子器官,一边是死亡 一边是重生

儿子缅甸遭遇意外,母亲捐献儿子器官,一边是死亡 一边是重生

作者:匿名 时间:2019-11-10 12:53:45 人气:3378

有这样一群医务工作者每天都在不停地移动,在生与死、希望与绝望之间架起桥梁,并为死者和生者打开一条通道。他们是人体器官捐献协调员。他们也被称为生活的“摆渡人”。

生活中的“摆渡人”

世界是不确定的。姑姑的儿子在缅甸遭遇了一场事故。尽管医生尽力抢救他,但他仍然受了重伤,无法康复。在生死关头,人们还能做什么?

昆明延安医院器官移植管理办公室主任熊景明表示:“受害者从三楼摔倒,头部受伤,缅甸的医疗条件相对落后。他将伤者送往孟连县医院,然后送往普洱市人民医院。

救援后,我们发现自己已经进入脑死亡状态,并给了我们信息。我们连夜去了普洱,凌晨2: 30到达普洱市人民医院。"

受伤者被诊断为“脑死亡”,但其他身体器官有资格捐赠。器官捐献协调员常常在这样做或死亡的时候,来征求家人的意见,看看他们是否愿意捐献亲属的器官,以便以另一种方式继续生活。

当晚,延安医院器官移植管理办公室主任熊景明开始工作。然而,面对家人仍有一丝气息,所以这种咨询很“无情”。加上传统观念的影响,许多家庭成员会表现出反抗甚至愤怒。

然而,对于器官移植来说,时间就是生命。每一分钟,器官的功能都在下降,每一分钟被挽救,接受器官移植的病人还有一个希望。

死亡和重生

昆明延安医院器官移植管理办公室主任熊景明说:“她也知道器官捐赠的意义。她认为既然她的儿子不能被拯救,捐献她的儿子的器官肯定会拯救其他人的家庭。它基于这样一个崇高的理念。”

在对器官捐献的意义有了更深的认识之后,家属们签署了器官捐献文件。

据说母爱无私而伟大,这位母亲只希望她的儿子能以另一种方式留在这个世界上。然而,这时,一个意想不到的情况出现了。

昆明延安医院器官移植管理办公室主任熊景明说:“老人说她在普洱时报警了。她儿子为什么从三楼掉下来?她需要清楚地知道,如果涉及刑事案件,就不能进行器官捐赠。

我们征求了警方的意见。警察最初发现他们是在喝酒后从大楼上摔下来的。因此,老人写了一份退出申请。"

对于器官捐献协调员来说,家属同意捐献死者的器官只是第一步。如何在收获器官的同时保护死者的尊严,如何在收获后开辟生命的通道,使器官能够在尽可能短的时间内顺利移植到危重病人身上,并且不会浪费捐赠者的爱,这是对每个器官捐献协调员最大的考验。

昆明延安医院器官移植管理办公室主任熊景明表示:“当器官移植给等待移植的患者时,这段时间有一个相对严格的标准。例如,心脏只有4小时,肾脏更好,可以是48小时,肝脏可以是24小时。

我们将尽最大努力缩短这一时间,使接受者更安全,并需要民航、公安和交通部门之间的协调。

器官捐献后,我们必须完成捐献者的葬礼,埋葬一些东西,并在每个清明节纪念捐献者。

同时,我们密切关注每一个病例,并及时向捐献者的家人报告(接受者)的健康状况。"

目前,器官移植将由系统根据患者的病情、地理半径、年龄等因素进行合理分配。

然而,根据卫生部的统计,从2015年到2018年底,我省有359个器官捐献者,包括1109个大型器官移植,如中心、肝、肾、肺、胰腺和小肠,以及528个人体组织角膜移植。

由于器官捐献和分配涉及文化、伦理、法律制度等深层次的社会问题,我国器官捐献经历了一个漫长的“冰河期”。

尽管越来越多的人改变了想法,但器官移植的差距仍然很大,许多病人在等待器官移植时不幸死亡。

昆明延安医院器官移植管理办公室主任熊景明说:“有很多人需要器官移植来挽救他们的生命。从发现捐献者信息到器官收获,大约需要三到四天,我们必须在三到四天内完成大量工作。

突破的是家庭对死亡的理解和丧葬习俗的改变。我希望各行各业的每个公民都能积极参与。"

根据卫生部2018年的统计,中国每100万人口中器官捐献者的比例仅为4.63。以肾移植为例,全国有50多万患者等待肾移植,但只有5万名肾移植者。......

秒速牛牛 江苏快3 pk10app 浙江11选5开奖结果 快开彩票平台

本月推荐

精选

最新文章